红色油纸伞,知心爱人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舒曼看着眼睛里发光的陈知心,望进她的眼睛里,点点头,用力地。

曾经历多少风雨,我也苦苦追寻,我想寻觅我的知心爱人,可是她在哪里,又怎么在梦境,我不知道?何时才可收获那份真情…能和我共患难,促膝伤心,不论多少离别不变心,我死以死不愿更嫁,我病依然与我照顾我,永远到真诚,如同我的母亲,珍爱我的病父亲,可是这样的女孩何方寻,我的知心爱人,如果可以寻到她,我用我的命,来相爱她一生,不管她死我也不娶,如果她病,我也照顾她一生,因为我以心换她心,她以真诚换我真诚,可是我该如何去追寻,我的知心爱人,我看看天空雨,我在雨淋淋,我求苍天,给我一个知心爱人,我什么都不要,金钱,权力和我的生命,我只想有一个知心爱人,苍天,你怜悯,让我遇见我的知心爱人,伴我度过孤零零一生,来生我愿做牛做马,我也要寻我的知心爱人,哪怕刀山火海,相伴知心爱人,知心爱人,知心爱人。

走遍天涯无意生,漂泊四海无佳音。满腔热情投何处,情真意实寻知心。知心永随黄鹤去,空楼永在不见君。

大概十五岁那一年陈知心和舒曼最为默契,所以当准备比赛奖品的老师询问她们想要什么奖品的时候,她们都相视一笑说:"一把红色的,隐隐约约有樱花点缀的油纸伞。"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这时候她已经逐渐消失在雨幕中了,

雨越下越大了。

江南冬日里,呵出的白色气体与雨水交融,听着雨滴在伞上打出的啪嗒声,陈知心担心的看了看那越来越颤颤巍巍的伞骨。

十五岁那一年,陈知心在教室里遇到了女孩儿舒曼。舒曼的妈妈帮她整理着书包,她却很不乐意的盯着她妈妈的一举一动就像看外人一样。

美丽的舒曼穿着旗袍在雨中撑了一把点缀碎花的红伞走过"小巷子",身着民国淄衣,声音洪亮富有感情的知心扮作一个男子,忘情的朗诵。男子的目光追寻着女子的身影,直到她的身影消逝在幕后。

她们没有从来都约定过,要一起玩一辈子。

陈知心和舒曼参加了学校的诗歌朗诵大赛。她们毫不犹豫选择了戴望舒的《雨巷》,然后改编成了话剧和诗歌朗诵的杂糅体。

"这个人真像唱变脸的,京剧里的角儿!"陈知心想着京剧舞台上,舒曼穿着厚厚的道具服装,费力的唱戏以及变脸觉得滑稽不已,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舒曼也许早就有了自己的秘密,早已经关闭了她的窗户。

那把大伞伞面上是两串樱花,代表中国的红色和日本的樱花交融,似乎是两个人年轻的心声,心照不宣的熠熠生辉。

那个年龄的喜欢和偏爱都表露的赤裸裸,跟人分享趣事也不会被误会成爱炫耀和好为人师。

"阿姨好,我是曼曼的同桌。请问..."她暗示着舒曼妈妈她管她叫曼曼,希望舒曼的妈妈念及她们的友情,可以给她一个说法。

那是余杭的油纸伞,南山竹的骨架,伞面鲜红点缀着两串樱花。它们仿佛从美丽的江南飘来,昭示着陈知心和舒曼灿烂的友情。

世界上还真的,没有那么多巧合啊!

班里鸦雀无声。

陈知心和舒曼获得了第一名。比赛的奖品很特殊:第一名有机会获得自己想要的奖品。

陈知心的眼里忽然有委屈的泪涌进来,可是她扯了扯舒曼的袖子,她只看到舒曼别过头径直走到被她妈妈安排好的位置上。

又下了一场雨,天空很黑。

看着越来越黑的天空,陈知心叹了一口气,一个人撑着红伞走进了雨里。

而她的背影又是那么的寂寥和惆怅。

陈知心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女孩子,舒曼却回头对她粲然一笑。

不等舒曼看过来她就做出最决绝的高傲的姿态收回了目光。

老师寻思了一下觉得定制这样的雨伞并不费力就同意了。

她们不再一起打一把大伞,不再一起玩耍。就像只是普通的朋友。至于那些中国风和日漫,都被关于另一个男孩子的话题打乱,陈知心觉得很烦,于是后来舒曼不再说。

班里鸦雀无声。

下课后陈知心又像没事人一样又和别的同学打闹成一团。

有时候会偷偷的画一个人的素描。

这又引来了舒曼的盯。陈知心觉得尴尬又没趣,自己低头整理书包去了。

女孩儿觉得她似乎说了些什么,但是这时候雨忽然下的太大了,遮住了她的声音。女孩儿隐约看到她将手中的伞用力地扔进了垃圾桶,头也不回的淋雨往前走。女孩儿觉得很疑惑,揉了揉眼睛。

待看清了女孩子的面容,她仿佛如释负重的叹了口气。

她们的身影蹦蹦跳跳的消逝在朦朦胧胧的雨里。

没想到自己的喜欢得到了一个尖子生的认同,陈知心很开心。

陈知心笑着咧开了嘴巴,激动的抱着舒曼说:"曼曼!遇到你真好啊!"

女孩儿刚想要说些什么,陈知心已经撑起了大伞,走进了雨幕。

而以后下雨的日子,陈知心和舒曼都不约而同的不再撑那把大伞。陈知心将伞收到了柜子里,就像要封锁心事。

大概一个小时后,陈知心又一个人望着抽屉里的贴纸发呆,趴在桌子上啜泣。

谢幕。台下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

然后陈知心说:"我们都有一把相似的大伞。"那个女孩子好奇的看看伞,又看看对面这个不曾相识的女孩子,眼神迷惑。而这时候陈知心已经别过了头,看着雨滴在水坑里汇成一个个波纹和光圈儿,仿佛自言自语。

不远处有一个女孩子也撑着一把雨伞,红伞的雨伞如一朵灿烂的花,优雅冷艳而高贵的朝她走来,然后一转身那女孩儿站在了站台上。

明明这一切都在知心的打量下,舒曼妈妈却没有跟知心说一句话,就像她们第一次遇到的时候一样漠视着陈知心。

至于为什么是如释负重而非失望至极,陈知心自己也不知道。但是她看着女孩子的红伞,忽然就笑了,那个笑容仿佛是十五岁那一年有个女孩子对她的笑容如今又被她模仿给别人。

她还是那个没心没肺的陈知心,考着中游的成绩,有些不着边际的梦想却不肯付出行动。而舒曼,天赋异禀,冷静聪慧,有些追求者。如果不是遇到她,舒曼还会是那个冷静的舒曼,拿出数学习题册可以做一个下午不觉得不耐烦,而不是和她一起聊天聊古风聊日漫聊八卦的那个爱玩的舒曼。

可是,她们都说了要一起去日本啊!

陈知心撑着这把伞,走在大学的校园里,看到三三两两的行人结伴而行,总会想起十五岁那一年两个人的点点滴滴,很想给她写信,但是走到邮筒边又会发会儿呆,摇摇头,转身回了宿舍。

不同的是,第一次她是冷漠的对待着陌生人,这一次她饱含怒气。

陈知心看着那个冷漠的舒曼,对她说:"呵呵,你也觉得是我影响了你的学习吗?"然后把"是我"两个字咬的重重的!

看着陈知心的方向,不知为何那个女孩儿叹了一口气。

天生话唠的陈知心喜欢有事没事儿跟舒曼分享关于古风和日漫的故事。另差生陈知心没想到的是尖子生舒曼竟然和她有着同样的喜好,她们都酷爱古风文化,又热爱日本文化,尤其是对日漫的热衷另她们无话不谈。

陈知心第一次看到神乐这个人物的时候内心很激动,充满底蕴的中国风和日本动漫的契合在这个女主角身上得到了完美的阐释。看着看着这个动漫,她的脑海中涌现出一个大胆又美好的决定,她把一切都想的那么顺利,她的内心飘向了远方。然后她在舒曼耳朵边悄悄的说:"我们将来一起去南方读大学,感受江南的小桥流水金陵世家,然后再一起去日本看樱花漫天,好不好?"

那是个有着江南古镇杨柳依依的地方,一年四季绵绵雨季。在没有舒曼的城市,陈知心将那把红伞拿出来撑起,看着天空逐渐染成墨绿墨黑,雨滴打在伞面有一种得到宣泄的快感。

陈知心面对这么霸道专横不讲理的女人惊呆了。刚要反驳,看到了那个舒曼,那个冷冷打量她妈妈的舒曼。她闭嘴了。

她呼出一口气,呵气和雨幕融为一起,成了乳白色。

"啪嗒啪嗒。"

女孩儿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初中课本上的《雨巷》里的画面和句子,心里默默念着。“撑着油纸伞,希望逢着一个丁香般的姑娘。”

心怀梦想的春天走过,转眼,夏天就到了。北方的夏天,雨很大。

有人说,伞即是散。

充满了艺术细胞的舒曼经常在自习课偷偷画画,或者两三只蹁跹的蝶,或者一树盛放的樱花。下课了舒曼给知心看自己的作品。每每此时,知心总会开心的大叫着说:"曼曼,你也太棒啦!以后我要做个大作家,我写诗你作画,好不好?你知道啊,有些东西画不出来但是可以描写出来,而画面又是那么直观地给人带来美感!我们两个双剑合璧,天下无敌啊!哈哈哈哈哈哈。"每每此时陈知心总是乐不可支,舒曼也拍拍她的头说:"陈知心,你想的可真美。

一把红色的油纸伞。上面是樱花。

可是这怪陈知心吗?不是应该怪她的那个秘密吗?

大概一个月她们的奖品如期而至。

待那个女孩子收了伞,陈知心好奇的打量引起了女孩子的反应,抬起眼睑朝她的方向看过来。

她有了自己的秘密,她不再喜欢陈知心。陈知心觉得很难过。

这样两个性格截然不同的人竟然出奇的要好。大家觉得很纳闷,又感叹命运总是充满了机遇和缘分。

但是,舒曼妈妈就像不认识她一样,冷冷的打量了她一眼,说:"我知道。你和曼曼远一点吧,她将来是学理科的。你不要再打扰她的学习了。"

舒曼妈妈找来的时候,陈知心像小狗一样趴在桌子上睡觉,旁边桌子里叮叮咚咚地将陈知心吵醒了。

陈知心十五岁那一年是个没心没肺的丫头,不爱学习爱收集关于古风和日漫的一切东西。桌子上,书皮上都是密密麻麻的贴纸。

陈知心的心跳动起来,她鬼使神差般改了方向同样走向了站台。

她把她带离了方向,和陈知心一起往下沉,而不是陈知心和舒曼一起往上爬。

不知不觉,二人成为了好朋友。大家都很奇怪,因为陈知心人如其名就像大家的知心一样爱给别人排忧解难,闲适不住,但是在大家眼中的舒曼,冷静地可以一个人坐在教室里解数学题就是一个上午都不觉得无聊。

"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结着忧愁的姑娘。"陈知心扮演的男子叹息。

骨架铮铮有力。

此去经年,这把伞已经破败无比,可陈知心不肯丢掉这把大伞。因为,它是十五岁那一年陈知心和舒曼参加比赛的奖品。

陈知心忽然意识到她和舒曼之间的差距:

舒曼真讨厌!!!!

陈知心去了遥远的南方读大学。

当老师问她们想要什么奖品的时候,舒曼从书包里取出一张草纸,望着知心俏皮的会心一笑,说:"我们定制这样两把伞怎么样?你看,我图纸都画好了。"当看到舒曼的图纸,陈知心高兴的抱住了舒曼:"可真有你的!"

可是,可是,可是!

这是一把余杭油纸伞,油皮纸糊成的伞盖,有两串樱花在伞面上面蜿蜒。南山竹子制成的骨架,轻盈无比。

图片 1

大家不知道舒曼会画画,就像大家不知道陈知心爱写作。只有舒曼和陈知心知道,这是她们两个人的秘密,只属于她们两个人的秘密。

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

可是,她不再想和她一起去南方读大学了吗?

陈知心隐隐约约看到舒曼妈妈怀着怒气的把舒曼的书包和书都从抽屉里取出来,然后拎起来放在了很远的地方。

陈知心撑着伞在雨中,过疾走或信步。那把雨伞到底经历了岁月,伞骨颤颤巍巍仿佛拄着拐杖的老人蹒跚着。

秋天的时候,舒曼忽然变了。她不再在自习课画画给知心看,她的世界又恢复了以前的写题,做题这样的事情。

2013年,一部叫做银魂的日漫尤其火,其中有个以中国风为基础的人物——神乐。扎着包子双髻,有时候穿旗袍。经常打着一把充满中国韵味的大伞。

在朋友口中,陈知心了解到舒曼去了北方的城市读书。舒曼也果真忘记了当年的承诺啊,呵呵。原来不曾忘记的一直都是那个当时做的决绝的人,那个自认为受了伤害的人。

虽然夏天的雨已经下的差不多了,但是舒曼和陈知心还是喜欢打伞,下雨的时候打,不下雨的时候就遮阳。有时候是一把伞,有时候两人各打一把伞。

那时候,神乐有很多的中国风大伞,但是唯独没有一把红色的油纸伞。陈知心建议舒曼给神乐多一些中国红,于是舒曼在本子上给神乐涂了一把红色的油纸伞。

"她是不是意识到了我们不是一类人?她是不是瞧不上我?她为什么不跟她妈妈承认带她走下坡路的不是我?她怎么这样啊?"

可是,她们都有红色的油纸伞啊!

与陈知心不同的舒曼,长的很可爱,小小的眼睛,不笑的时候很冷,笑的时候很暖。

可是,她们都是那么那么喜欢融合了中国元素和日本元素的神乐啊!

本文由北京pk10走势图发布于pk10走势图,转载请注明出处:红色油纸伞,知心爱人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