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有鬼,校园走廊里有鬼

也曾似,独坐空山不为空;也曾似,鸟语山更幽。听风的声音,听虫草相鸣。也未有你若树的瘦影,若水的动迁。

听说校园走廊里有鬼?我一进这所中专学校就听说这回事了。我是个不听话的男生,由于成绩不好,眼看着上大学没希望,爸妈想尽办法,终于把我弄进了这所农技学校来,可能是让我学点东西,有一技之长,以后不至于饿死,或是讨饭吧? 我一听说校园里有鬼,心里就发毛,通通的只打小鼓我不是害怕,主要是好奇,当然,要说真的不害怕,那是假的。可是在女生们面前我还是邪邪的笑着,问小兰她们几个,谁敢跟我今晚去瞧瞧。大龙这小子仗着身强力壮,更是急于出风头道:最好我们在哪儿呆一夜,今晚谁也别回宿舍? 燕子,一声惊叫道:天哪,我可不去。万一老师来查房咋办?我不去。 那么你呢?我问苏薇。 她迟疑着道:我我,我还是给你们看房把,万一老师来了,我给你们拓掩护。 切~我心里暗咒一声,明明是胆小还要找借口,算了,于是我大声道:就兰子我们三个人去吧。 好!大龙这小子威风凛凛的抢着大声说,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胆子最大似的。你们还是小心点好,江小燕好心提醒我们,听说哪儿晚上月亮最暗的时候常有个白衣女人走动的,你们要小心。 是啊!苏薇也惊声说。听守校门的张大爷说还有比较明显的走动声音呢!他都去看过两次,结果什么人也未找到,后来他也不敢去了。 哼,这群胆小鬼,自己不敢去,还来吓唬人。我大声笑着说:你们等好吧,谜底明天就揩开。 对对!兰子和反应稍慢的大龙跟着回答,那一时刻,我们三个真的好自豪呢~?本校既不是省级重点院校,更不是什么县里要开小灶保护的对象,只是一所小小的农技中专,学生大部分都不包分配的,所以待遇也就不难想象了,地处城郊,周围是一大片农田,再往不远处看过去,是一些快要秃头的荒山,早些年树砍多了,现在哪里是杂草丛生,隐约中不时可以看到几垫不知年月的坟墓,尤其是发白青石摹碑,我好几次站在校园哪块足球场望过去,都觉得大白天都阴森森的。 好了,不多说了,且说这天由于老想着晚上要去走廊过夜,因此总是走神,连最喜欢的足球也没踢好,被大家臭骂一顿,弄进了自家球门两个乌龙球,搞得我很没劲,晚自习也不想去上了,趁着大家都去上晚自习,洗澡室里没人挤,我一个人去了。 哗,站在热水笼头下,我感到说不出的舒服,累过一阵之后来洗澡就是爽~我还哼着歌呢?不由自主的哼起来,可哼着哼着就感觉不对劲了。先是我发觉旋律不对,这旋律根本不是这首歌的,其次我想起门外看洗澡室的人换了,是个年轻面孔的黑衣男子,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他呢。他脸色苍白,没一丝血色,原先的张大爹哪儿去了呢?再接着我想起了我正站在这洗澡堂的第八空。 于是我想起了一个关于这个澡堂的传说,流传的说法是如果一个人到澡堂去,千万不要站到第八空。我怎么这么傻呢?竟忘记了这说法了。我紧紧的闭着嘴,可是歌声还是传来,于是我鼓足勇气,蹑手蹑脚一空一空的去查看,到底有没有人,结果走到最后一空也没有人,我脸都吓绿了,对着浴室的大镜子,我呆呆的想了一会,终于我决定还是赶快走为妙,放弃在这里长时间冲淋的打算,于是我急急忙忙跑回去第八空处,就在我慌慌张张的上好香皂时,突然没水了,这时真惨,我睁不开眼睛,而耳中却传来了可怕而清晰的歌声,我感觉到那歌声正向我走近。 第八空,这是第八空,我脑子里强烈电刺着,为什么我会站到第八空来。那声音来了,我清楚的感觉到他就跟我站在了一起,好象还用手来摸索我的全身,我颤抖着身子,却不敢叫出声来,那是一种冰凉的事物在我身体里游动,我就快支持不住了,就在这时,水忽然淌了下来,哗的一下冲遍我的全身,而我还是不敢睁开眼睛,生怕一睁眼就看到什么可怕的事物。 这时我忽地觉得这水声有异,似乎跟平常不同了,水中似乎有股子血醒味道,这不禁让我想起白天站在食堂门口看到他们拷死的哪条狗,它的眼睛幽幽的,叫声好惨,说不出的惨,血顺着它的眼睛往下流,再就是它的嘴角也一样溢着血丝,它不停的叫唤着,好象临死前要说出点什么来似的 我不知为什么此刻竟忽地想起它来,忽地我又闻到一股子难受极了臭味来,那象是死老鼠的味道儿,啊,我的天哪,这是怎么了,此刻的洗澡里真的静的怕人,歌声不知什么时候竟停了,不,没停,它跑到女生沐浴室去了。 于是我感到身边的那股子血腥味也不见了。我猛地睁开眼睛,耳边传来女浴室幽幽的歌声: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好象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前 啊,不错,我听理清楚极了,是这首歌,我全身毛孔都竖了起来。就在我胡乱的抹了一下,拎着袋子跑出浴室时,却遇到了张老头,他诧异的看着我,说,你什么时候跑进去的,怎么不开钱啊? 我我,我刹时张大了口说不出话来,拿来,他把手伸过来,一块钱洗澡费,他说:我哆嗦说递给他一块钱,并说,刚才那黑衣年轻人是谁啊?我付过给他了啊? 什么?张老头一震,他听到我的问话,吓得跟什么似的,接着我听到他喃喃自语,难道他又来了,难道他又来了,趁我刚才睡着的时候他又来了。你刚才听到了什么?他颤抖着老树皮似的手抚着我的肩头问。 我极力忍住恐惧道:刚才,我在里面有唱歌声,但不是我唱的后来水停了,唱歌声就跑到了女浴室 啊老头子惊叫:他跑到了女浴室了,为什么?难道你竟站在第八空 ~是啊,现在我已觉出不对了,却说不出是什么?张大爹,你怎么了?给你钱啊? 我奇怪的摇他,他象是睡着了一样,半天才转醒过来,哦!他说不用付钱,你肯定已经付过了,你走吧! 哦,好,我此刻有些纳闷,正在我走间,他又喊道:你记着今晚千万不可到走廊去,千万不要去啊,那条晚自习的走廊 好!我远远的答他,蓦地一抬头,才发觉此刻天已大黑了,无星也无月,阴沉沉的,我记起了和小兰她们的约会 喂~你才来啊! ~我们都等你老半天了~就在我战战兢兢走过去的时候,兰子冲我大叫,她和大龙两人早在哪里等好了。 是啊,我们还买好了宵夜呢~大龙嘴里还嚼着东西,含混不清的朝我说:快来吃吧,好多烧烤。 哦,好。我犹豫着,要不要把今天下午我洗澡碰到的怪事,以及张老头的忠告告诉他们。我怕失去兰子,被她笑话以后可就别想追她了。我挺喜欢这丫头片子,她的胆大,有性格极了。那时节也许我还不知道什么是爱,只是凭直觉做事罢了。时间一点一点在飞逝,天越来越冷,渐渐的夜风也大了起来,刮得周围树稍喀喀作响,我有些发毛,说实话,现在我早不想原先那么敢说狠话了,尤其是经历的下午的事后,我已经相信真的有鬼了。听说鬼这个东西信则有之?我发话打破沉默,在长廊里我们三个紧挨着,兰子坐在我俩中间。 是啊。大龙傻乎乎的说,我也听说了,信则有之,不信则无。兰子身子有些发抖动,我感觉到了。只听她接着说,你俩别说这个好不好,这下讲这个怪吓人的。哈哈,毕竟是女孩子。毫不知情的大龙这小子放声大笑,笑声传得很远。远远的走廊尽头竟也传来的回声似的。 是谁?我立马站起,摸着腰间私藏的小刀,好象语声中气很足的样子,其实我的手正在发抖呢?只不过兰子比我抖动的还厉害,因此她不知情罢了。 是啊!我也听到声音了。大龙椤头楞脑地道,要不我过去瞧瞧,别是谁恶作剧想吓唬咱们。她们怕没这个胆吧,兰子发抖着说。这样看来我们三个都听到这回声了。 我说。是啊!她两异口同声的回答。我看了看他两,然后说道:这就是说鬼对我们三个都有感应。很可能我们一个也走不脱。

听说校园走廊里有鬼?我一进这所中专学校就听说这回事了。我是个不听话的男生,由于成绩不好,眼看着上大学没希望,爸妈想尽办法,终于把我弄进了这所农技学校来,可能是让我学点东西,有一技之长,以后不至于饿死,或是讨饭吧?

偶尔回头,便空望群叶。被截断的老树,蓬松的,乱了。雨洗过的水泥路,只有几道泥流,和两边鲜长的草。

我一听说校园里有鬼,心里就发毛,通通的只打小鼓我不是害怕,主要是好奇,当然,要说真的不害怕,那是假的。可是在女生们面前我还是邪邪的笑着,问小兰她们几个,谁敢跟我今晚去瞧瞧,大龙这小子仗着身强力壮,更是急于出风头道:最好我们在哪儿呆一夜,今晚谁也别回宿舍?燕子,一声惊叫道:天哪,我可不去。万一老师来查房咋办?我不去。

是谁栽培的草莓,一株两株不断延伸,片片大叶下,却只寻得一颗熟透了的。房子很多,小麦出穗了,这,有用吗?

那么你呢?我问苏薇,她迟疑着道:我我,我还是给你们看房把,万一老师来了,我给你们拓掩护。

站在树荫下,不知小径通往何处,突然想起当年因为口渴,摘了一个红圆的苹果,只粗糙的擦了一把便吃了。蹲的时间太久,站起的瞬时难免目眩。

切~!我心里暗咒一声,明明是胆小还要找借口,算了,于是我大声道,就兰子我们三个人去吧。好,大龙这小子威风凛凛的抢着大声说,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胆子最大似的。

在这般盛夏的时日,为何独见蜜蜂往来于花朵,却不见一座整洁的院落。破例的爬到屋檐,只有一丛丛向天草,嫩绿而细长,疯长。瓦片有些已经裂了。

你们还是小心点好,江小燕好心提醒我们,听说哪儿晚上月亮最暗的时候常有个白衣女人走动的?忝且⌒摹?a target="_blank" href=";

这边的天气,还有一点点的冷,从脚底的泥开始,从心底的水开始。让人失望的,莫过于老鼠的玩弄,竟如有取碗的声音,风静了更没有往日的余温。

是啊,苏薇也惊声说,听守校门的张大爷说还有比较明显的走动声音呢,他都去看过两次,结果什么人也未找到,后来他也不敢去了。

不知不觉间,晨曦的露水,已经湿透了裤角和鞋,我并没有返回的意愿,想起太阳灶上的干叶和碎枝,我更钟情于山涧躁杂的声响。听说,那儿留有逝去的旧音。

哼,这群胆小鬼,自己不敢去,还来吓唬人,我大声笑着说,你们等好吧,谜底明天就揩开。对对,兰子和反应稍慢的大龙跟着回答,那一时刻,我们三个真的好自豪呢~?

远远的能听到小学生读书的声音,远远的能听到对面山上,有人小语,有人急行。不知是什么名字,偶尔只有一只摆动的虫子,在眼前或耳旁,不停的扇动翅子,带有永远不变的声。

本校既不是省级重点院校,更不是什么县里要开小灶保护的对象,只是一所小小的农技中专,学生大部分都不包分配的,所以待遇也就不难想象了,地处城郊,周围是一大片农田,再往不远处看过去,是一些快要秃头的荒山,早些年树砍多了,现在哪里是杂草丛生,隐约中不时可以看到几垫不知年月的坟墓,尤其是发白青石摹碑,我好几次站在校园哪块足球场望过去,都觉得大白天都阴森森的。

在这个时刻,能想起什么?

好了,不多说了,且说这天由于老想着晚上要去走廊过夜,因此总是走神,连最喜欢的足球也没踢好,被大家臭骂一顿,弄进了自家球门两个乌龙球,搞得我很没劲,晚自习也不想去上了,趁着大家都去上晚自习,洗澡室里没人挤,我一个人去了。

有老人自信的说,这雨过天晴的初刻,正是蜂儿采蜜的佳时。可是,我很迷糊,风摊平的麦地,是因为没人的缘故吗?

哗,站在热水笼头下,我感到说不出的舒服,累过一阵之后来洗澡就是爽~!我还哼着歌呢?不由自主的哼起来,可哼着哼着就感觉不对劲了。先是我发觉旋律不对,这旋律根本不是这首歌的,其次我想起门外看洗澡室的人换了,是个年轻面孔的黑衣男子,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他呢。他脸色苍白,没一丝血色,原先的张大爹哪儿去了呢?

(浓密鲜绿的树冠下,竟找不到一个果实,你说这是幸福吗?我是听到了底下的幽怨。连那笔直不尽的无果树,也撞了电线。)

再接着我想起了我正站在这洗澡堂的第八空。于是我想起了一个关于这个澡堂的传说,流传的说法是如果一个人到澡堂去,千万不要站到第八空。我怎么这么傻呢?竟忘记了这说法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紧紧的闭着嘴,可是歌声还是传来,于是我鼓足勇气,蹑手蹑脚一空一空的去查看,到底有没有人,结果走到最后一空也没有人,我脸都吓绿了,对着浴室的大镜子,我呆呆的想了一会,终于我决定还是赶快走为妙,放弃在这里长时间冲淋的打算,于是我急急忙忙跑回去第八空处,就在我慌慌张张的上好香皂时,突然没水了,这时真惨,我睁不开眼睛,而耳中却传来了可怕而清晰的歌声,我感觉到那歌声正向我走近,第八空,这是第八空,我脑子里强烈电刺着,为什么我会站到第八空来。

那声音来了,我清楚的感觉到他就跟我站在了一起,好象还用手来摸索我的全身,我颤抖着身子,却不敢叫出声来,那是一种冰凉的事物在我身体里游动,我就快支持不住了,就在这时,水忽然淌了下来,哗的一下冲遍我的全身,而我还是不敢睁开眼睛,生怕一睁眼就看到什么可怕的事物,这时我忽地觉得这水声有异,似乎跟平常不同了,水中似乎有股子血醒味道,这不禁让我想起白天站在食堂门口看到他们拷死的哪条狗,它的眼睛幽幽的,叫声好惨,说不出的惨,血顺着它的眼睛往下流,再就是它的嘴角也一样溢着血丝,它不停的叫唤着,好象临死前要说出点什么来似的

我不知为什么此刻竟忽地想起它来,忽地我又闻到一股子难受极了臭味来,那象是死老鼠的味道儿,啊,我的天哪,这是怎么了,此刻的洗澡里真的静的怕人,歌声不知什么时候竟停了,不,没停,它跑到女生沐浴室去了,于是我感到身边的那股子血腥味也不见了。我猛地睁开眼睛,耳边传来女浴室幽幽的歌声: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好象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前啊,不错,我听理清楚极了,是这首歌,我全身毛孔都竖了起来。

就在我胡乱的抹了一下,拎着袋子跑出浴室时,却遇到了张老头,他诧异的看着我,说,你什么时候跑进去的,怎么不开钱啊?我我,我刹时张大了口说不出话来,拿来,他把手伸过来,一块钱洗澡费,他说。

我哆嗦说递给他一块钱,并说,刚才那黑衣年轻人是谁啊?我付过给他了啊?

什么?张老头一震,他听到我的问话,吓得跟什么似的,接着我听到他喃喃自语,难道他又来了,难道

他又来了,趁我刚才睡着的时候他又来了。

你刚才听到了什么?他颤抖着老树皮似的手抚着我的肩头问,我极力忍住恐惧道:刚才,我在里面有唱歌声,但不是我唱的,后来水停了,唱歌声就跑到了女浴室

啊,老头子惊叫:他跑到了女浴室了,为什么?难道你竟站在第八空~!

是啊,现在我已觉出不对了,却说不出是什么?

张大爹,你怎么了?给你钱啊?我奇怪的摇他,他象是睡着了一样,半天才转醒过来,哦,他说不用付钱,你肯定已经付过了,你走吧。

哦,好,我此刻有些纳闷,正在我走间,他又喊道:你记着今晚千万不可到走廊去,千万不要去啊,那条晚自习的走廊

好,我远远的答他,蓦地一抬头,才发觉此刻天已大黑了,无星也无月,阴沉沉的,我记起了和小兰她们的约会

喂~!你才来啊~!我们都等你老半天了~!就在我战战兢兢走过去的时候,兰子冲我大叫,她和大龙两?嗽缭谀睦锏群昧恕?/p>

是啊,我们还买好了宵夜呢~!大龙嘴里还嚼着东西,含混不清的朝我说,快来吃吧,好多烧烤。

哦,好。我犹豫着,要不要把今天下午我洗澡碰到的怪事,以及张老头的忠告告诉他们。我怕失去兰子,被她笑话以后可就别想追她了。我挺喜欢这丫头片子,她的胆大,有性格极了。那时节也许我还不知道什么是爱,只是凭直觉做事罢了。

时间一点一点在飞逝,天越来越冷,渐渐的夜风也大了起来,刮得周围树稍喀喀作响,我有些发毛,说实话,现在我早不想原先那么敢说狠话了,尤其是经历的下午的事后,我已经相信真的有鬼了。

听说鬼这个东西信则有之?我发话打破沉默,在长廊里我们三个紧挨着,兰子坐在我俩中间。

是啊。大龙傻乎乎的说,我也听说了,信则有之,不信则无。

兰子身子有些发抖动,我感觉到了。只听她接着说,你俩别说这个好不好,这下讲这个怪吓人的。

哈哈,毕竟是女孩子。毫不知情的大龙这小子放声大笑,笑声传得很远。远远的走廊尽头竟也传来的回声似的。

是谁?我立马站起,摸着腰间私藏的小刀,好象语声中气很足的样子,其实我的手正在发抖呢?只不过兰子比我抖动的还厉害,因此她不知情罢了。

是啊,我也听到声音了。大龙椤头楞脑地道,要不我过去瞧瞧,别是谁恶作剧想吓唬咱们。

她们怕没这个胆吧,兰子发抖着说。

这样看来我们三个都听到这回声了。我说。是啊,她两异口同声的回答。我看了看他两,然后说道,这就是说

鬼对我们三个都有感应。很可能我们一个也走不脱。

啊,兰子一把紧紧抓紧我的手,抱紧我道,快别说了,真吓人。

就是,大龙也骂我,你不该吓唬女生。

现在我如果要揩油真是方便极了,兰子贴得我正紧呢。可惜我那还有这种心情啊。

就在这时,走廊尽头又传来极细极真切的幽幽叹息声。唉~

啊,兰子惊中之下,我们仨个吓得紧缩做一团。情急之下,我忙对他两说,我们在这里不好吧,万一她要是走过来了?

对啊,他两一起赞同道,我们在这里呆会怎么跑得掉。

怎么办呢?兰子发亮眼睛闪烁不定的看着我,平时我主意最多,此刻他们吓慌神的,看来只有看我了。其实我也惊得跟什么似的。只是下午有过经历,所以还算稳得住。我四处乱看,终于看到不远处有座假山,于是对二人道,我们还是快躲到那边去吧。

好,二人大叫,于是我们慌手慌脚的跑了过去,里面有个凹进去的地方,虽然不大,但也够我们三个呆了。

嚓喀~!沙沙,这时夜风更大了,一阵了阵的吹得四面高高低低的绿化树乱响一通。

我们三个互相疑神疑鬼的看着。真的听到声音了么?你们。兰子问。此刻她镇定多了。

是的,我听到了,你呢?我问大龙。

我好象听见又好象没听见。大龙抓头说。

我跟他一样。兰子说。

哦,那就好,也许是我听错了,没准是那里传来的风声呢。我安慰的说。其实我真的听到了,而且那声音我还很熟。就是下午在洗澡室里唱歌的那个。

本文由北京pk10走势图发布于pk10走势图,转载请注明出处:听说有鬼,校园走廊里有鬼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